這4天由於接連的3個H1N1的個案死亡,讓新流感的疫情一時又緊張起來。歷史上在大水災之後總有疫病流行,救水災被批不力,民調已經低到谷底的馬政府有了警覺心,今天緊急召開防疫會議,不過,結論還是:

『不需要啟動國安機制!!』

上面那段影片就是我們的衛生署長慷慨激昂的陳述是他建議不要召開國家機制的,而且狠狠的批評了媒體,警告媒體不得再亂報疫情。

要不要啟動國安機制,要先弄清楚的是,什麼是國安機制?一個好的例子是SARS期間,當時陳水扁總統的作法是:


針對重大疫情召開的國安高層會議,以SARS最典型,當時陳水扁並未立即發布緊急命令,認當時法令及機關職權都可正常行使,但召開因應疫情的國安高層會議,且決定成立「全民對抗SARS委員會」,由當時閣揆游錫堃及中研院長李遠哲共同召集

因應SARS疫情的國安高層會議做成的五點結論,包括

1、防疫工作落實,要求各級政府應儘速建立有效管控機制。由衛生署與國衛院建立處理SARS疫情的「標準化作業程序」,讓各級政府及醫療院所有所遵循。

2、社會人心鼓舞,防疫寧可過度,絕對不可不及,對疫情發展,政府要以資訊透明及負責態度主動報告,每日至少二次對外說明,加強民眾防疫認知,積極研究提升治癒率,以有效安定民心。

3、財經產業穩定,及早有效因應,對受衝擊嚴重產業,研擬紓困與輔導方案,對因SARS疫情導致生活困境民眾,規劃救助與救濟措施。

4、兩岸經貿交流,有關台商人身安全、醫療照顧、人員及產業回台需求,應及時予以協助。

5、國際防疫合作,此次疫情證明台灣需積極加入世衛組織迫切性,台灣應加強與香港、大陸及其他國家加強防疫合作。

此外,總統府並宣布考慮進一步擴大公共支出,必要時國安基金伺機進場,並啟動政府與在野政黨間防疫熱線。



所以國安機制也沒什麼了不起,就是讓政府官員們皮要更繃緊一點。在『防疫寧可過度,絕對不可不及』的觀念下,全力動員而積極防杜疫情,應該理所當然吧?

不,馬政府卻不這麼想。其實從5月份開始,我們有三個月的時間準備,但是:

前疾管局長蘇益仁表示,早該啟動國安機制,因為5月就知道有大流行,卻沒有加強準備,不論是疫苗還是藥物,現在存量都不夠,已經錯失黃金準備期』(新聞來源:東森新聞記者徐敬芸、呂士奇)

這....過去的就算了,從現在開始還要再混下去的話,下次CNN再做民調就可能不只82%的人希望總統下台了。我不希望因為馬政府表現更爛而傷害到更多生命,還是請你們多為人民著想吧...

這次的H1N1到底會造成多大的影響?我整理了一張表,給大家參考:



以台灣目前的死亡數和確定診斷病例數而言,H1N1的死亡率約0.29%。不過在全球的統計上,因為剛開始流行時在美國墨西哥的死亡率較高,所以平均起來死亡率高達1.02%左右。比傳統的流行性感冒要大上10倍左右。

SARS和H5N1禽流感的死亡率更高,但是疫情最後被控制下來了。而H1N1的死亡率雖然沒有那麼高,但現在疫情已經不可能控制,已經被聯合國衛生組織列為流行度最廣泛的第六級大流行。雖然死亡率不高,但是因為被感染的人數眾多,最後對台灣所造成的影響如果以死亡人數而言,絕對遠遠大於SARS。

1918年曾經有一次『西班牙流感』的大流行,根據學者研究,當時造成了台灣約1.2%的人口死亡,約有4萬4千多人。據研究那一次的病毒株接近H5N1,毒性較強,全球共造成4千多萬人死亡,非常可怕。

這次的H1N1病毒毒性沒有那麼強,但也非一般的感冒病毒,所以各國都誡慎恐懼。因為這種新病毒大部份的人都沒有抗體,所以可能要流行到一定程度之後疫情才不會擴散。

如果以1918年流感的程度估算,台灣約有27%的人感染(91萬除以336萬)。也就是說,現在的2300萬人,約會有621萬人感染。如果以0.2%到0.4%的死亡率估算的話,那麼就有約 12420到 24840人會死亡。

這是比較誇張的估算,但就算是保守的算法,估計只有230萬人受感染的話(一般季節性的流感約10-20%人口會感染),也會有7000個人死亡(以保守的死亡率0.3%估計)。這也是中研院院士陳建仁的估計。

到底要用何種態度來面對這次的疫情?我們可以來看一下聯合國衛生組織的態度。

在世界衛生組織的首頁裏,WHO做出了這樣的行動呼籲:



這個Call to Action(行動呼籲)的PDF檔案我把它正體中文化後放在這裏,有興趣的人可以參考一下

http://billypan.com/h1n1.pdf

裏面有幾點重點如下:



比較讓人安心的是其實大部份的病例會自行痊癒。這也很吊詭,因為雖然99.7%的人沒事,但會傳染的人太多了,0.3%的死亡率仍然是公共衛生上相當大的衝擊。而且連WHO也無法預測以後的演變。

另外在如何減經H1N1的影響方面,有幾點很值得參考:




全面的衛教是必需的,因此不能限制媒體對疫情的發言,反而政府要主動而積極提供正確的訊息,讓大家能掌握應對方式,並藉由各種傳播方式深植人心。

縮短在擁擠人多的地方的時間(H1N1是飛沫傳染,在病患一公尺周圍是危險區域),這點要重視,而不是像今天署長說的逛街也去,夜市也去...


咳嗽禮儀和手部衛生(勤洗手)要全力宣導。我會希望署長以後的記者會能夠把主力放在衛教上,甚至應該在電子媒體上打廣告。

各個社區和衛生設施要有8-12周的基本藥物緩衝儲存,如果單指克流感而言的話。這點目前可能台灣還遠遠不夠,大部份的診所沒有克流感,而醫學中心的存藥量也無法維持8-12周。疫苗還是WHO推薦的解決方法,只是台灣來的及嗎?世界各國現在自身難保,到時候有錢也買不到疫苗。

台灣的醫界人士是很優秀的,我相信他們能夠好好帶領台灣人打贏這一仗,病毒傳染那有藍綠之分。病患在症狀出現後48小時內克流感的黃金期治療給藥,希望不要因為貧富或城鄉的差距而受到不同的待遇。

只要努力能讓死亡率降低一點,就算少個1,000人,我想政府啟動國安機制,甚至發佈緊急命令都很值得。WHO講的:Continue critical services and plan for the worst -- (繼續提供關鍵服務做好最壞情況的準備),就是這樣的應對態度吧。

對H1N1還想多了解一些的讀者,衛生署的流感防治網有不少資訊,值得參考。

提供新流感快速篩檢服務之藥物配置點(162家醫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illypan 的頭像
billypan

BillyPan's Blog 潘建志醫師

billy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