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永遠不吃虧

吵雜的人聲,漸漸地侵入了我的意識深處。從夾雜不清的夢境中艱難的醒來,過了好長一段時間我才有能力指揮肌肉,緩緩地睜開眼皮。

那是昏迷的人甦醒後最怕看見的東西 -- 冰冷的手術燈和幾個蒼白的醫生護士。千百個念頭一起湧向我; 車禍,被歹徒襲擊,中風,血糖過低…人一生中總會遇到幾次吧。既然還能睜開眼皮,大概一時還死不了,我在極端恐懼中略略感到心安。

﹁他醒了嗎?﹂一個雄壯的聲音邁著大步子過來。

﹁天啊。﹂我在心裏想著。﹁ 這不是我們醫學系系主任的聲音嗎?﹂

我掙扎著要坐起來,不料左腹部一陣劇痛,我大驚失色地叫乩來:﹁這怎麼回事?我的肚子好痛!﹂

系主任排開圍觀的人群靠了過來。旁邊又出現一張熟面孔,醫學系上的班代老歐。我才意識到這兒是我們醫學院附設醫院的急診處。

﹁小孫。﹂老歐叫我:﹁你這幾天跑那裏去了,課都沒來上。剛剛警察局打電話給學校上,有人報警說你受了傷,昏迷不醒,躺在附近一條暗巷子裏。到底怎麼回事?告訴我們。﹂

﹁我不知道。﹂我拼命地在記憶中搜索。

﹁你的室友說你禮拜天和他們去參加舞會,之後就失蹤了,這三天,你在做什麼?﹂老歐問我。

我心中不禁駭然: ﹁難道這三天我都在昏迷狀態中?﹂

主任示意圍觀的人群走開,請一位護士把病床搖起來,掀開棉被,拉起我的上衣,指著我的左側腹說:﹁ 你自已看。﹂

一道三十幾公分長的縫線像蜈蚣般爬在我的左腹,向背面前進。我簡直不敢相信,這是自已的身體。

﹁ 這不是一般的傷口,切口十分乾淨俐落,線也縫的很漂亮。﹂ 系主任是腸胃外科的行家。﹁你送來沒多久就醒過來了,時間拿捏得恰到好處,這也不是一般麻醉醫師做的到的,加上你昏迷了這麼多天,事情好像並單純。﹂他以一種嚴厲的眼光瞪著我說:﹁你禮拜天到底做了什麼,去了那裏,趕快老老實實訴我們。﹂

看他的表情,好像我被外星人抓到火星上解剖,或是被毒販帶去抽了三天大麻,然後做人體實驗。

﹁禮拜天跳舞的時候,我認識了一個女孩子,叫小青。﹂系主任,我心裏這對她說。小青不是一般的女孩子,是那種看第一眼,就會讓人像喝了半瓶伏特加般心醉的美豔女人。小青有著雙年輕而清澈的大眼睛,修長的雙腿和渾圓的豐臀。更棒的是,沒有等到我開口,她就邀請我到她住的地方去。

﹁後來我和她到住的地方聊天,聊到很睌,我就在她們家客廳睡了。然後我躺來,就發現我在這裏。﹂

﹁只是這麼單純嗎?我不相信。﹂系主任露出強烈懷疑的表情。是啊,我最後是在那兒睡著了。只不過,系主任我不告訴你,小青瀑布似長髮捲曲在她雪白的胸前有多美。

小青年紀輕輕的,經驗卻很老道。和你熟練地變換姿勢,卻不炫耀自己的技巧。她的溫柔是粉紅色的,像她那對少不經事的乳頭。

不曉得怎麼搞的。可能是副交感神經受到低劑量麻醉劑的剌激吧,我覺得下體好像慢慢膨脹了起來。

系主任瞄了一眼,好像明白了一切,他轉頭大吼一聲:﹁ 把腹部超音波推過。﹂他俯身對我說:﹁我大概知道是怎麼回事了,你這個笨蛋。﹂他好像在罵自己家門中的不肖子:﹁你不要以為,幹那種事,男人永遠不吃虧的。﹂

超音波一掃,腹部切馬上就出來了,黑白螢光幕上,我的左腹部,原來應該是腎臟反射成白色的地方,現在是一片漆黑。

﹁我就知道,你的腎臟被偷了。這年頭等著換腎的人越來越多,但是能找到的腎臟實在太少,什麼點子都有人試過,可是想不到竟然有人用的偷。﹂

天啊,我的意識陷入極度的混亂中,左腹部深處已經失去不存在的器彷彿發出大的疼痛,難道這也算一夜風流的代價?

PS. 約MK77

這篇小說寫作時是大三,發表在學校的報紙上。基於某種奇怪的因緣,這篇小說變成一個謠言,被口耳相傳,甚至於漂洋過海。Discovery的節目「都會傳奇」中曾經報導過這個謠言,說這件事真的發生過,情節就和我的小說一模一樣。

嘿嘿,偶就是那個謠言的始作俑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illypan 的頭像
billypan

BillyPan's Blog 潘建志醫師

billy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