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七點整微生物老師一宣佈休息,班代劉士杰就按照原定計劃把成績貼到公佈欄上。班上二三個比較警覺的學生已經知道大事不妙,連忙來看,還有一些學生慒慒懂懂坐坐睡睡不當一回事。劉士杰不慌不忙走到講台上,握著猶有餘溫的麥克風,把事先擬好的話詞一古腦背出來:

﹁同學們,請注意一下這邊。﹂有幾個人抬起頭來。

﹁我剛剛把微生物期中考成績公佈出來了,大家應該心裏有數。全班八十七人,只有六個人及格而已。﹂

﹁啊......﹂課堂中響起了一陣驚呼聲。所有的學生馬上爭先恐後的衝到公佈欄前,圍成一圈按著別人肩頭跳啊跳的,尋找自己的號碼和分數。人人議論紛紛,比較善感的女同學更是一個個鐵青了臉,口中喃喃自語:﹁怎麼辦,怎麼辦?﹂

一陣忙亂中,劉士杰看著人群,繼續有條不紊的說道:﹁微生物學科一向不隨便放人的,曾經有一屆學長全班有3/4重修的事情,大家都應該聽說過。﹂劉故意頓了頓,班上的同學安靜下來:﹁教授不只一次在課堂上說過,我們班是最混的一屆,被當的人也許會打破學長記錄。﹂

一片鴉雀無聲,看看這群沒見過世面的同學們的反應完全在他的算計之中,劉士杰有股輕飄飄的快感。他曉得所有人的現在心中只有一個問題:﹁怎麼辦?﹂至於答案,這些象牙塔中的小孩,劉士杰也不去點破,只是繼續用冷靜的口吻說:﹁上完微生物課後是導師時間,開班會,要點名。大家有什麼意見就提出來好了。﹂

微生物教授又回來了,這個怪物,同學紛紛回到自己的座位,關了燈,又是一張張投影片飛快出的唸著。劉士杰這一次完全篤定了,下堂課的班會總算可以扳回一點上次失去的面子。在黑暗之中,他習慣的把焦點從投影片移到前排中央,那一頭瀑布似的長髮和冰冷美豔的側面上。

﹁三年了,還是一點都沒變。﹂劉士杰心想。經過剛剛一番震撼,班上每個人恐怕都魂不守舍,那還有心情聽講,只有她,宋雅雯,還是用那雙孩子氣俏麗甜淨的眼眉,專注地看那些投影片上枯燥無味的蟹行文字。剛才大家忙忙亂亂,她仍是像一座觀音似的坐在位上輕盈而從容,彷彿一切都和她無關似的。難道她的心這麼難被打動?劉士杰有些氣餒。

能讓劉士杰氣餒的時候並不多。在前校裏面,除了上次的班會,就是面對宋雅雯。多少個藥廠的小開,闊綽的醫學系學長,開著積架、蓮花跑車來到班上,坐在最後一排,在投影機的光線構不到的黑暗邊緣捱過幾堂課,只是想要接她回家。往往人家還不領情呢!能說上二句話就蠻偷笑了。班上女生多,大一剛進來,開學沒多久宋雅雯的秀麗就折服了眾人儼然成為班上的女王,連女生都喜歡她。校園裏總不知有多少人對她著迷過。甚至其他學校都風聞了,不只一次,劉士杰一遇到外校的朋友,講出自己的系級,人家就會探問:

﹁聽說你們班上有朵醫學院之花?﹂

﹁醫學院之花?﹂劉士杰不禁把頭偏了出去。窗外一輪清月已經上了椰子樹樹梢了,微風吹過來,校園中草草木木的碎影游游盪盪,偌大的操場只有一對老夫婦手牽著手在散步,好一幅悠閒景象。操場那一端,唯一能看到的是解剖實驗室樓上,潘老師房間透出來昏黃的燈光。

他一年級選修過潘老師的﹁大體解剖實驗﹂,每個禮拜天,來學校翻動那些浸在福馬林十幾年的人體器官。天曉得那些解剖名詞劉士杰還記得多少,殘留的一些印象是那些浸製標本,摸在手上冰冷光滑的感覺,讓他第一次對﹁死亡﹂有了一點具體而微的概念。再來就是潘老師第一堂課開始時講的話了,為了安撫一些膽小的女同學,潘老師用一種發自內心,非常誠懇的話對他們說:﹁大家剛進醫學院,看到這些人體器官,可能在心理上有些難以適應。﹂老師很清楚大一學生內心對解剖課程的恐懼。﹁不過大家不必害怕,這一學期的實驗課,我會從頭到尾陪著大家,隨時替大家解決疑問。﹂﹁我們解剖實驗室一向非常平靜,我幾乎每天都在這間樓上唸書唸到深夜,從來就沒有產生什麼事。﹂那一席話後,同學們都釋懷了。一學期課下來和那些亡魂們的肉身處得也算相安無事,自此後劉士杰養成一種習慣,每當他上課上得浮氣燥,加上白天工作的辛勞,使得精神無法專一的時候,他就會望一望潘老師孤單的燈光,想像一個比學生更用功的老師,毫無恐懼地在學術的汪洋中奮力前進。當他這麼想,心中就昇起一股溫暖流,讓他疲倦的身軀能支持到下課。

白天在各大醫院鑽進鑽出,劉士杰本是個長袖善舞的藥廠業務員,藥專畢業,當完兵到現在,硬是憑自己的本事熬出一片天地,不但業績蒸蒸日上,還拿了幾次廠裏的銷售冠軍呢。或許因為父親早逝,身為長子小小年紀就要幫著母親出面當家作主,劉士杰有一份別人不及的勤快和圓熟,也磨出了一張人聽人愛的蜜嘴。如果不是藥廠總經理鼓勵他考夜間部進修,他會憑天賦幹一輩子業務員,和那些醫生們天天喝花酒喝到挺出一個大肚子,恐怕沒有辦法想像還有潘老師那樣的人活在世上。

﹁這唉表,蝦咪郎知樣為蝦咪有兩個〝屁股”﹖﹂

古怪的微生物教授用台語拋出一個問題。拉回了劉士杰的思緒,班上自然沒有人應聲。

﹁教授問什麼﹖﹂劉小聲的問旁邊的張義民。﹁他問這個表,什麼人知道為什麼有二個pear﹖﹂﹁答案是什麼﹖﹂﹁我也不知道,好像和身體的免疫反應有關,抗體啦,抗原啦!﹂張義民是班上的頭號K棍,劉士杰上微生物一定要坐他旁邊。老教授每次叫人起來問一定先叫班代,也不知道是他的習慣還是老了迷糊,總之劉士杰必須常常提防他這一招。

﹁沒有人知道,啊!這個簡單的問題,你們班太不用功了,班代!﹂

﹁啊!﹂劉士杰緊張的站起來。

﹁為蝦咪有兩個﹃屁股﹄?﹂教授似乎很得意他那口純正的台語,和帶有濃厚日本腔的英文。還有這一道問題,和這二十幾年一成不變上課內容吧。劉士杰心想。

﹁好像是和免疫反應有關,那個抗體啦,還有......抗原。﹂劉士杰停了一會兒把張義民告訴他的說了一遍。

﹁啊!亂說一遍,坐下。﹂

然後教授又自顧自講了起來。也許是教授學問太深了,也許是學生的程度太低,劉士杰和其他人一樣,再怎樣努力去聽,仍然是茫茫不知其所以然。前排的宋雅雯仍然張大了水汪汪的眼睛,專心的看書,像是座玉觀音,一動也不動,同學有人睡著了,有些人打開手電筒看小說,有些人乾脆彎了腰趁黑暗從後門爬了出去,到外面抽根煙、透透氣。

劉士杰心想今天這堂課又算白上了,他很懷疑宋雅雯到底聽進去多少,她到底在想些什麼?用冷漠偽裝自己的外表,那麼多優秀的男生她都不理睬,什麼才是她真正在意的呢?

﹁唉!﹂坐在旁邊的張義民嘆了一口氣。劉士杰打量了一下他身旁的這位標準書呆子。班上男生大部分白天都有工作,半工半讀。只有他能,也肯整天唸書。瘦瘦高高,每天總是黑色大皮鞋,藍色西裝褲,一件隨隨便便的襯衫,架著近視眼鏡乖乖的唸書。和女孩子說說不到三句。不過一年級到現在從來沒有第二名過,考試前,他做的筆記最熱門搶手,有時B拷C拷都出來了,人人抱著影印機拓出來他的手蹟死K活啃。

﹁幹麼,嘆什麼氣?﹂

﹁這課沒辦法上了,你看。﹂

劉士杰往投影幕一看,出現了一幕﹁奇景﹂,那些用了十幾年的投影片子本就散漫不清,有時候看一個字母都要用猜的,也許是為了趕在考試前上完課吧,教授上一張投影片來不及抽去,居然又疊一張片子一齊放上去,連珠炮似的拼命講,那一個個醫學名詞就像沙灘上剛退潮後冒出的無數小螃蟹,成千上萬天南地北到處亂爬,挖坑堆沙,讓人眼花瞭亂,目眩頭昏。如果能的話,劉士杰這樣想,他很想大喊一聲跳上去,把那些螃蟹通通嚇回洞裏。

張義民拿出了教科書,拿出來電筒,這下半堂課,打算放棄聽講,自己唸自己的,宋觀音仍然不為所動,劉士杰無事可做,只好又癡迷、又疑惑的看著她的側面做種種幻想。

八點鐘聲一響,大家都鬆了一口氣,總算下課了,教授的習慣是不接受學生提問題,下了課就迅速的走了。夜間部學生一向不受重視,這件事也莫可奈何。劉士杰感到一陣無奈,但令人心煩的還在後面,他機靈的跳上講台,宣布十分鐘以後開班會。

﹁主席報告。﹂

﹁各位同學,這是我們這學期第二次,也是最後一次開班會了,再七天,下禮拜五就要開始期末考,第一天考的就是微生物。考完成績很快就會公佈,不過按目前的情勢看來,恐怕大多數人都免不了被當或補考的命運。﹂

劉士杰此時停了下來,用目光一掃台下,從上次班會以後,他徹底檢討自己的說服技巧,乃至肢體語言。他從書上學到一點:﹁要在短期中達到說服他人的效果,要加強自己說話的來源信度,也就是要讓聽眾信服自己的﹃道德性格﹄。﹂

﹁我不知道大家對我的觀感怎樣,不過,我一直盡心盡力去扮演好班代這個角色。在第一次班會的時候,我就提出送禮物給微生物老師這個提案,結果有人反對而作罷。事實上,我可以告訴大家,這是我們直屬學長勸我這麼做的。一屆屆每年都是這樣,而且這件事學長們都是一開學就辦妥了的。現在期中考成績出來了,我對大家感到很抱歉。應該怪我上次班會時沒有把情況講明,所以才引起一些同學的誤解,不過今天事情就這一椿了,我看我們也不用管什麼開會程序了。﹂
劉士杰點點頭,示意他繼續說下去。

﹁我想我上次發言,不是反對,事實上,我和班代私底下交情也不錯。我想送禮物給老師原本是很平常的事,用不著在班會中討論。可是我們今天送禮的目的,既不是要對老師的辛苦教導表示謝意,也不是為了聯絡師生情誼,而是......為了考試的成績。送了這些禮物,老師不會在上課方式上有什麼改變,同學也不會比較用功,學習結果還不是一樣,只是學期末成績要出來時,老師給大家的印象分數高一點而已。講難聽一點,我們是在用錢買分數。﹂

﹁這點我知道,這是很無奈的事,我也不想這麼做。﹁劉士杰道。﹃道德性格﹄,他緊記住這四字真言。所以才這麼說。事實上,當一個業務員像張義民那樣想的話,不是餓死了,就是難過得早就自殺了。劉士杰繼續說道:

﹁今天晚上坐在這裏,我們是學生,才沒有辦法接受用錢買分數這種觀念。我們害怕的只是被當,決定我們命運的只有微生物教授一個人而已,我想白天外面大家都有工作,也都有一些工作經驗了。在我們現在的社會中,大家應該比我更清楚,如果你想往上爬,有時候不是只靠錢就能買到分數的。﹂劉說了這番話,自己心中也顫了顫,他好像在眾人面前吐露出自己深埋了多年的秘密一樣,有點激動,他下意識地望著前排的宋雅雯,忽然覺得她也顫了一下,臉上露出了一抹似有似無的微笑,澄澈的眼眸和他四目交射,好像能了解他的心事。

他當業務員的第一件差事是陪總經理和T大醫院麻醉科主任和一大堆醫師到中山北路一家出名的俱樂部喝花酒,當身著低胸黑紗晚禮服的侍女跪下來替他開酒時,他還想十五鐘變幻一次的紅藍紫燈中摸索到一個自制和放浪間從容不迫的分寸。但是三烈酒下肚後,他也和總經理和主任一起釋懷了,脫去領帶如假面具,自在地擁著那些佳麗,在凹凸有致的身形中玩一場冒險的遊戲。

﹁我想我們可以用別的方式。﹂張義民又站起來說話:﹁我們還是一樣的去拜訪老師,還是一樣的去送禮,但是可以請他改變一下教學方式,請多考慮考慮學生對上課內容的吸收程度,我願意和你一起去,上了一學期的課,我想代表全班對老師提出一點意見,贊成的同學請舉手。﹂

這個書呆子,他以為他在做什麼?劉士杰心想。操場對面解剖實驗室樓上潘老師的燈光仍然頑強的亮著,似乎要和整片黑暗對抗,他早該升教授了,四十多歲的人哪!只因為年輕時得罪幾個大頭,卡在這個位置上這麼多年。他以為唸好書就能代表一切嗎?

﹁贊成﹂班上不少人附和著,大部分的人都舉手了。

劉士杰沒有辦法。

﹁好吧!既然如此,那麼我明天和張義民去老師家送禮,另外由張義民代表大家對老師提出建議,禮物的內容大致上是三瓶洋酒,價格在一萬五左右。這是學長說最低限度了,有沒有人有意見!﹂班上人人面面相覷,但也沒人反對。

過了一會兒,有人提議:

﹁多派一位同學去。﹂

﹁誰?﹂

﹁宋雅雯。﹂

﹁好,贊成的請舉手。﹂

全體同意通過。張義民又站起來說:﹁我對老師提建議時,會強調我不代表全班,只是我個人的意見,希望能對學弟妹有個幫助而已,我不會連累大家的。﹂
一路上,在劉士杰的車子裏,他們三個人一句話也沒有交談。

劉士杰一邊開車,一邊胡思亂想。宋雅雯代表美麗,張義民代表智慧,我呢?我希望別人認為我代表﹁權術﹂,我頂喜歡這個名詞,就像我喜歡﹁三國志﹂和﹁鹿鼎記﹂一樣,人性的黑暗和複雜,如同我們每天腳下踩的土地,真切而踏實。

張義民小心地抱著那三瓶金黃色昂貴的不可思議的液體。想像它從教授的口中流入,先麻痺了舌頭上一群群味蕾,然後經過喉頭,引發出一長串神經元溫暖的感覺,經過胃腸黏膜的吸收,迅速在肝臟中,代謝成一長串的化學分子,Acetyl aldehyole, Acetate,Acetyl coA。,然後呢?進入檸檬酸循環,產生能量,牽動臉上的肌肉,擰笑,對著宋雅雯,在課堂上。

宋雅雯支著頭,望著車窗外煩囂的噪音及污塵。還是維持一貫的冷冷側面,教人無從推測她心裏在想什麼。這是她武裝自己的最佳方式。她知道自己長得漂亮,但不算聰明,而爭強好勝之心,卻不輸給任何人。班上的人提議要她陪著來,起先她嚇了一跳,以為他們知道了些什麼。但是細細一想,教授比她還恐慌別人知道,還怕他不守口如瓶。不如大大方方的走一趟,教授的脾氣她最清楚了,這兩個男生萬一出了什麼差錯,多少想辦法彌補彌補。她知道劉士杰是條老狐狸,舔老師的屁股都怕來不及了,讓人擔心是張義民這個書呆子。能力強的人總是比較會去要求公理啦,公平啦這些事,這種讀書人的傻勁,宋雅雯還是第一次領略到,想到這裏,她不禁看看映在車窗上張的側面,滾滾塵囂中,他雙手緊抱著酒瓶,卻也令人覺得固執得十分可愛。

劉士杰已經在這附近繞了四、五圈了,二六巷、三四巷,怎樣轉都轉不到教授住的三十巷,眼看約定的時間要到了,他不禁急出一身汗,他偷望後照鏡中的宋雅雯,難得臉上竟出一抹微笑。

[奇怪,三十巷怎麼走?﹂張喃喃自語。

張義民和劉士杰幾乎同時脫口而出:﹁妳怎麼知道?﹂可是又不約而同的把話吞進去。

倒是宋雅雯自己回答了:

﹁我來過教授家,商量申請獎金的事。﹂

張義民心頭一驚,她既然來過,何不早說?這個女孩子,除了迷人的外表,也有一顆複雜無比的心吧!張偷偷嘆了口氣。他知道,劉士杰也曾邀宋雅雯看過電影,而他卻連注視宋都不太敢。想到自己只能算是數不清的愛慕者之一;微小、卑賤,倒不如深深地把這份感情藏起來,也許還可保有一份尊嚴。

劉士杰終於找到教授家了,他開過那門牌五公尺才停下來,茫然地問:

﹁等下我們該怎麼說比較好?﹂劉士杰好像忘了自己是業務冠軍。

﹁反正講些客套話,感謝老師辛苦教導等等,要走了再若無其事提起成績的事。﹂宋雅雯胸有成竹的說。

﹁好,這樣不錯,雅雯,看不出妳也蠻行的。﹂劉士杰也感受到了那一份深沈。他想,如果宋雅雯和他同行,恐怕是個難纏的對手。

﹁張義民的話,等我們兩個先出來了,再說。﹂宋雅雯又提出建議。

﹁這樣也好。﹂張說道:﹁那麼我不但可以暢所欲言,也證明了我的話不代表大家。﹂張義民頓了頓,然後用一種堅決的口吻說:﹁要死我自己死,不會連累全班的。﹂

﹁不要那麼認真,好不好。﹂宋雅雯再一次露出了難得的笑容,﹁又不是革命黨,要去謀殺清朝的貪官污吏。﹂

﹁下車吧。﹂

教授開了門,看到他們,宋雅雯也來了,他臉上閃過不自然的表情,旋即開口:

﹁不是只有班代要來嗎?來來來,入內坐,入內坐。﹂他回頭前瞪了宋雅雯一眼,這女生,玩什麼花樣?

張義民把那三瓶XO小心翼翼的放到桌上。

﹁謝謝老師這一學期來的辛苦教導。班上同學一點小小的心意,不成敬意。﹂劉士杰打起那套在公家機關既定俗成的官腔,他自己在心裏都覺得有點好笑。

﹁何必啊!人來了就好,何必這麼破費。﹂教授堆起滿臉笑容。﹁你們班對老師還蠻恭敬的,只是不太用功。上學期兩個人三分之二學分不及格,還是我們幾個教授和系主任說好說歹才從教務處那邊搶回來的。﹂

劉士杰心想,這禮送得一點也沒錯。張義民這小子成績好不知道別的同學的處境有時是相當危險的。不過他還算講義氣,願意自己承擔後果,也不好苛責。

﹁教授的家好漂亮,師母一定很能幹。對了,師母怎麼不在?﹂張義民好奇的東看西看。巨大的酒櫃構成了客廳的一整面牆,中間的三十吋電視相形之下顯得微不足道,酒櫃上層層擺滿了各式各樣的泥塑,陶藝、木雕、瓷盤、當然各種牌子數不清的洋酒,大陸酒,成好幾縱列縱隊站在櫃子上排出壯盛的軍容。張不禁咂了一下舌頭,怕有一、二百瓶吧,好教授,到底教了幾年書?

﹁你們師母去歐洲玩了,再二個禮拜才回來。﹂教授說這話好像有無比的悠閒。﹁幾個朋友拉去的,反正小孩都長大了,在家裏閒著也是閒著,不如出去走走。﹂
教授半躺在那張搖椅上,晃啊晃啊的。

﹁你們有空多來玩玩。﹂教授半睨著宋雅雯。﹁我自己一個人在家,平常也沒有什麼事,有時候,還覺得有點無聊。﹂

無聊?教了二十多年也不換講義,當然會無聊,劉士杰心想,教授家中炫耀式的擺設和他毫不在乎的態度,讓他覺得禮似乎薄了點。這幾瓶酒擺上去,一入櫃,三兩天後,大概只有鬼才記得是他們班送的。於今之計,還是多說些好話吧。

﹁教授,前幾天您在國科會提出的Paper,聽說又拿到幾百萬的補助,幾個老師們都說,咱醫學院就靠您老在國際學術圈子打知名度了。﹂

﹁也沒那麼偉大。﹂瞧教授樂得,眼睛眉毛連肚子笑瞇成一尊彌勒佛,身子晃得便凶了。﹁幾個年輕人拼出來論文,硬是叫我冠著leader的名子。﹂

好老小子,就吃這套,劉士杰趕緊再發一招:﹁我們都很佩服教授的研究精神,一些同學就打定主意以後學教授出國攻微生物或免疫。到時候,﹂劉曲身向前,以一種虛偽得足以欺騙自己的誠懇口吻說道:﹁還要請教授大力推薦,憑教授的學術地位,我想絕不成問題。﹂

﹁好、好。﹂教授道:﹁多唸點書準沒錯。你們幾個學長,我寫介紹信過去的,美國二個,日本三個。你們看。﹂教授指著高高在上一尊和和氣氣,皆大歡喜的開心羅漢:﹁正北京泥人張的泥塑,你們上三屆的一個學長送的。他現在已經拿到南加大的碩士。﹂

泥人張咧,完蛋了,這三瓶XO實在太小兒科了,劉士杰忍不住想跺腳。

張義民那端卻沒頭腦地冒出一句:﹁聽說南加大研究所這幾年都不收推薦函了,完全看成績。﹂

這個呆子,劉士杰差點吐血。教授呆了一響,場面正尷尬。還是宋雅雯俐俐落落的開了口:﹁南加大我打聽過,除了成績,他們也很重視出身,一般學院的學生功課再好,也不是那麼容易就能進去的。學長們幸好有教授當靠山,才能一帆風順的完成學業。﹂

﹁那裏的話,哈哈哈,這都是他們自己用功。﹂教授搖著那顆半禿的頭顱,抓著這個機會大笑起來。試圖掃除剛才那陣短暫的沈默帶來不安的感覺。

這四個高級知識分子,大概同時聞到一些無聊的氣味正擴散開來,其中夾帶著陣陣腐敗的臭味。

﹁我們該回去了,教授。﹂劉士杰適時的起身。

﹁班上微生物成績,也請教授多多幫忙。﹂好個宋雅雯,終於用最平靜自然的口吻,講出了這句驚心動魄的話。

﹁張同學,你還有事嗎?﹂

教授送到客廳門口,才發現那書呆子還兀自坐在沙發

﹁我還有些私事想請教教授。﹂

劉士杰和宋雅雯在車上等著。午后晴空下,驟然落下豆粒大的西北雨。打在車頂上,僻僻咚咚。窄窄的小巷,瞬間工務局沒填平的坑洞都被積雨逼了出來。對街陽台上搶出了個老媽子,大呼小叫地攔腰抱起一竹竿衣服救進屋裏。隱隱傳來陣陣遠方的雷鳴,坐在車裏的兩人側耳傾聽,屋內兩人像是平靜地談著,又像是在劇烈的爭吵,嘩嘩的酒櫃倒了,水晶玻璃碎裂在香醇的酒海中,閃閃發亮。泥人張一點一點的化開來,五顏六色,在海中旋轉漂浮,到了南加大,到了南加大。
﹁砰!﹂一聲用力的關門聲,嚇了車裏面二個人一大跳。張義民弓著背一身疲憊的向車子走來。雨比剛剛小多了,他站在泥水中艱難的吐出幾個字:﹁我們回家吧。﹂



微生物第一天考,所以一個星期後期末考每科都考完後,微生物成績也公佈了。劉士杰樂得快瘋了,最後一位同學剛交卷,他和守在門口的同學就衝進教室,跳到講台上,大聲高喊:

﹁全部 all pass!全部 all pass!﹂

同學都高興得又叫又跳,三年級最大的一場惡夢就這樣過去,接下來的暑假可以高枕無憂,女同學傻呼呼的瞪大眼睛互相說道:﹁我過了!我過了!﹂

宋雅雯仍然淺淺的笑著,抱著手,站在門外;定定看著這一屋子歡樂。同學鬧夠了,一個個要回家經過她身旁,又是一陣打躬作揖的,還有人高喊:
﹁救苦救難觀世音菩薩。﹂當場跪下去,磕起玩笑的頭來。

劉士杰面對這一切,成就感早已沖上腦門四五回,比拿銷售冠軍還得意百倍,這任的班代可是破了記錄,學長們哪屆像他樣功德圓滿﹖有一半的人過就偷笑了。不過他還樂昏頭,他還記得一個人│張義民。

其實並不是allpass,大家是都過了,但教授卻當了一個人,五十九分,也夠狠的。張義民不想讓全班知逆,劉士杰也樂得粉飾太平。現在人走光了,偌大的教學大樓只剩三個人。張義民獨自坐在階梯上,望向黑夜中靜靜的校園,默默不語。

劉士杰和宋雅雯陪他望去。人們來到盆地的邊緣,一磚一瓦的砌起了這座學院。一代又一代的學子進來,帶著他們的純潔和尊嚴,試圖支撐起更龐大的建築,更崇高的夢想。一代又一代的幻滅,碎磚破瓦散在學院荒涼的角落中,堆成了那些被支解得體無完膚的幽靈們最好的遊戲場所。幽靈們從來也曾想過,自己的肉體隱藏著神聖的生命秘密。他們彼此嘲弄對方破碎醜陋的軀體,整夜整夜。

潘老師的光還亮著。幽靈們常常端著自己的頭顱,安安靜靜地飄在窗口,看著他的人影,翻書、咳嗽、寂寞、固執。都市邊陲的學院,猙獰的高樓大廈正不斷向校園逼進。他們三個人凝視著,那窗口透出的光,只要還亮著,學院就能站著,直直的挺起腰來。

Ps. MK78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illypan 的頭像
billypan

BillyPan's Blog 潘建志醫師

billy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