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德正開卡車衝撞總統府的畫面震撼了全國。隨著他的臉書,部落格和寄給媒體的信件一一曝光,他犯下此案的動機也逐漸明朗。主要原因是他和前妻離婚又在家暴官司中被判有罪,自覺受到司法不公的待遇,四處陳情並沒有能得到滿意的結果,覺得社會不公平讓他尊嚴受損,才會做出如此激烈的行為。

張德正曾經讀過軍校也當過八年的職業軍人,他還可以享有18趴的定存。他的父親是老榮民,他在信件中透露總統大選投給陳水扁過也投給馬英九過,沒有明顯支持那一個政黨的傾向。因此他不是因為政治立場的對抗而做出衝撞總統府的動作。然而他留下的文字卻又明顯地在控訴這個社會的不公,比方他寫:「如果這次撞總統府有造成人死亡,我願意接受死刑,如果沒有,也請判我無期徒刑,因為我無法接受這個政府……」

「中華民國政府,我可以用生命要求還我清白嗎?」

「12月23日北往南,看見一堆黑頭車,被一堆國道警車護送,當時如果我若是想通了,尊嚴重要,或許我會一時失神~方向盤也許會不受控制~剛好那天車子總重約33噸」

字字句句讀來都讓人心驚。張正德曾經寫過,因為被判有罪的前科他只能從事餐飲或駕駛的工作。從他在臉書上留下的文字可以知道,這兩年來,因為陳情未果,他早就計劃這次的自殺式暴力抗爭。他甚至一度想要考取危險物品運送的証照,駕駛油罐車來達到他抗爭的目的。他也在臉書上貼出了總統府參觀的開放時間。幸好後來他選擇了總統出訪和凌晨總統府人比較少的時段,否則這次的事件會造成更大的傷亡,甚至有可能變成一場恐怖攻擊。

張德正部落格中最後文字表明了他的決心:『我很認可丟鞋的大學生的說法,我覺得要想推翻一個爛政府,沒有激烈的動作是沒辦法的,小老百姓請加油,我沒辦法在大白天,車多人多時做這樣的事,所以我選擇一大早,我…好多次在那個地方研究了很久。…權力跟金錢真的會讓人迷失的…如果國父還在世,看到現在的中華民國,我相信他會吐血身亡的。』他因為個人委屈帶來精神上的痛苦,意識到社會上的不公平。然而,他沒有出路。他和前妻的關係不可能回復,他的陳情只得到官樣文章的回答,而他在網路上的文字沒有得到多少朋友的支持。像他這樣的例子,在台灣社會裏幾乎得不到其它人的同情。

如果他願意求助專業人員,解決部份情緒上的困擾,或許還不致於採取這麼激烈的手段,但是對於台灣人而言,對精神疾病的烙印感很可能讓他卻步而不願意求助。最後,他把自已的想法寄給媒體,然後就按照想像多次的計劃開車上路了。

他的例子不是個案,過去曾發生過未來也會再發生。台灣社會有太多太多的問題難以解決,我們大部份的人只能選擇漠視,因為我們要保持自已的身心平衡。但許多問題和個人生活習習相關,特別是我們的政治人物,為了選民的選票,總是誇口可以解決人民的經濟問題,要給人民公平正義,而當這些政治承諾跳票,人民自然而然地把生活上的困難怪罪到政治人物身上。這是人民的錯,還是政客的錯?



日劇CHANGE談的是回到從政"初心",以一個平民角度重新去思考施政順序的故事(圖取材自網路)

日劇CHANGE中,木村拓哉飾演年輕的政治家。某次一個重要的社交場合需要他出席,然而他卻來了位麻煩的陳情者,對他嘮嘮叨叨花了很多時間講一個其它政治人物都沒有辦法解決而且是避之為恐不及的老問題。木村什麼也沒有做,只是聽他講了幾個鐘頭。後來這個陳情者自已想開了,問題也解決了。政治人物做為一種現代社會權力的象徵,只是象徵而已,事實政治人物能做的有限,有的時候只是能做到傾聽人民的心聲就很了不起了。要避免總統府再發生類似的事件,要讓民怨有抒發的管道,建築再高再大的防謢牆,增派更多的人手意義都不大,最重要的還是要能夠建立社會上的安全網,時時以同理心理解人民的需求。釋出權力,讓民主深化給予人民有控制感。避免貧富差距再惡化,減少相對剝奪感。司法要能獨立,並尊重人民從事非暴力抗爭的行為。

與其給總統府加蓋高大的防護牆,不如給台灣社會建設心理上的安全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illypan 的頭像
billypan

BillyPan's Blog 潘建志醫師

billy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