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的五都選舉前夕,一顆子彈從連勝文的左臉穿過右臉,影響了大選的結果,也改變了台灣的命運。這顆子彈讓連勝文和救治他槍傷的柯文哲醫師知名度激增,經過四年後,兩個人都可能出馬競選台北市長,而且是目前民調最領先的兩位。

 

aed7f4b2-e231-47c3-922e-917879f43675  

 

雖然我們常喟嘆人生如戲,怨恨造化弄人,可沒想到真實世界比我們的想像力更跳躍。這兩人必定有其中一位會成為首都市長。那顆子彈還在飛,颳起的旋風牽動了許多人的喜怒哀樂。

 

連勝文現在看來毫髮無傷,讓不少人懷疑被子彈射穿頭部哪有可能這樣沒有後遺症呢?甚至網路上也有人質疑柯文哲和台大醫學的團隊。雖然後來檢方定調是誤擊,但民間始終流傳著自導自演的傳聞,我也在部落格裏分析過這顆子彈在政治上的多重致命傷害。但天下之大,無奇不有,醫學史上就有這樣一宗公案,子彈貫穿頭部後,不但沒有殺人,反而把人的疾病治療好了。

 

這是登載在1987年,權威的英國精神醫學會期刊上的個案報告。標題是: A case of self-inflicted leucotomy. 一個加拿大功課優秀的19歲的大學生,化名為喬治,因為長年飽受強迫症的困擾,在非常痛苦之下,他拿到一把點22的萊福槍在家裏的地下室抵住下顎擊發。子彈射入他的左邊前額葉大腦,停在那裏。他沒有死,被送到醫院後,醫生開刀取出子彈。神奇的是,病患康復返家後,發現他的強迫症症狀消失了,過去不斷檢查門窗和一直洗手的行為不再出現。醫生觀察三年症狀都沒有復發,而且病人沒有因為這樣的腦部傷害遺留下任何神經學後遺症。醫院的心理師為他測量IQ(智力商數)和人格評量,發現基本上沒有下降或異常情況。

 

由於太過獵奇,這篇醫學個案報告還曾被不少新聞媒體報導。

 

此個案之所以重要,是因為後來在不少強迫症的影像學研究上,發現和這個案相符的臨床意義。現在我們認為精神疾病和大腦有關,可是活生生的病人我們很難直接對腦部進行檢驗,而病人死後的解剖研究也找不出大部份精神疾病存在的明確証據。我們只能從病患的放射學影像學研究,和少數像喬治這樣特別的個案來推斷,到底是腦部哪裏出了問題。喬治的子彈卡在左邊前額葉,剛好破壞了一部份的前腦葉聯合和神經元的頭核部份,而這兩個地方在影像學上都被証明和強迫症有關。等於很巧合地,喬治為自已動了一次腦部手術。而事實上,在某些非常嚴重的強迫症病人身上,醫生也會施行類似手術,切開一部份腦部組織的聯結,來減輕病患的痛苦。

 

現代的神經學影像研究發現,這些不斷出現強迫意念和重覆行為的強迫症病人的腦部,比方前額葉,腦葉聯合和頭核這些部位都有過度旺盛的活動力,(見附圖)。西方醫學講求實証,越來越多的証據告訴我們絕大部份的精神疾病都和體質,基因,生理結構有關。過去心理學界,比方說佛洛依德也曾針對強迫症做過大量的心理分析論証,但這些理論已漸漸被揚棄。心理和生理間的界線已經不能再區分開來,不再是二元論而是一元論,只要大腦受傷或病變了,心智的功能也就隨之而變弱或異常。過去我們認為是意志薄弱、道德敗壞的乖張行為,很有可能都是腦病變的結果,科學界甚至開始懷疑並無所謂獨立的自主意志。

 

所謂信者恆信之,不信者恆不信。人腦是一個精密複雜卻又難以掌控的機器。我們每個人的政治立場,對新聞報導真偽性的接受程度,受到外界環境許多因素的影響,比方族群,家庭,生活工作圈,教育背景。這些長久持續的影響,進入到大腦的神經元當中,可能對我們現在說的每一句話,喜歡的資訊來源,甚至選舉時投下的那一票都造成影響。可能我們對很多事情早已有定見或已做出選擇,事後再去尋找種種的理由來支持自已的決定。

 

2011五都大選前的那顆子彈還在飛,柯文哲和連勝文,你和我,應該都很想知道事實的真相。但真相是什麼? 是不是我們只接受符合自已期待的說法? 不符合自已的期待就拒絕接受? 如果要能拿出足以破除眾人成見的証據,那麼前提是法律制度必需要像醫學研究一般重視實証並得到人民的信賴。

 

從這角度來看,有醫學專業的政治素人或許能帶來更多改革。

本文同步刊登在民報  http://www.peoplenews.tw/


billy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