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下午我到台中監獄探視阿扁。以我20年精神科醫師專業經驗,整個情況讓我很擔心。



 阿扁根本不在培德醫院裏,是台中監獄在培德醫院旁邊另外搭建的房舍,有臥室和客廳,比原先北監狹小無比的房間大點,但完全不是個合格的治療環境。裏面充滿了監視器,客廳裏有台五隻天線的類似無線基地台的設備,我猜應該是有不少隱藏式的IP CAM在監視,用意相當明顯,對阿扁也造成很大的精神壓力。沒有護士,而是監獄訓練的看護和獄警在看顧阿扁,培德和中榮的醫生三不五時來看一下,但沒有住院醫師。阿扁曾經數度跌倒和自傷/自殺,這裏也沒有急救的設備。阿扁自已說他進去時辦的是入監的手續而不是住院的手續,在榮總也沒有辦出院。阿扁被帶離北榮時,主治療師周元華醫師不知道,藥也沒帶過去。送進台中監獄時沒有做一般住院最基本的醫學檢查。這兩天阿扁才開始吃中榮精神科的藥,直到今天才第一次抽血。有病歷,沒有護理師量最基本的血壓心跳呼吸體溫等等,人力空間設備都不對。



 阿扁的呼吸中止症本來在北榮開過2次刀,也試過陽壓呼吸器。但這部份的治療到了台中監獄就停止。阿扁本來有台大精神科的教授每個星期幫他做心理治療,移到台中恐怕也被中斷。阿扁的腦部退化情況需要持續的影像學檢查和神經心理評估,職能治療和物理治療都是必需的,台中監獄或培德當然沒有能力提供。培德沒有營養師,這家醫院我問過了病患吃的是監獄的飲食,但是反正阿扁也不敢吃,我實在不知道送來這裏是要幹嘛。

阿扁口吃還是很厲害,說話每句的開頭第一個字要重覆七八次。右手明顯的抖動,簽名時很明顯,字體線條扭曲。他的情緒不穩,相當焦慮,憤怒,失望,有不少負面的想法整個環境也讓他無法信任,食物都不敢吃,一開始連藥物也不吃,壓力很大,體重掉了快3公斤,周圍的人他完全不熟,這個情況下他的重度憂鬱症會再惡化。我接觸他的肢體發現肌肉輕微僵硬,走路步伐滯不穩,看護必需隨侍在側以防跌倒。類巴金森氏症的症狀沒有改善可能還在惡化中。阿扁血壓也高,循環不好手還是冰冷,身體甚至有些盜汗的情況。

培德醫院原先的精神科是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在支援,結果阿扁現在看的是台中榮總精神科,吃的也是中榮的藥。中榮的藥袋上本來該有醫師藥師的名字,現在沒有。應該是精神科開出的藥物,結果現在上面寫『居家治療』科,我從沒有聽過台灣還有這一科。



 阿扁是在台中監獄的『特區』中,而不在培德院區裏,也不是培德的醫生幫他看病開藥,事實上培德也沒有專任的精神科可以治療重度憂鬱症,沒有神經內科,沒有復建科可以治療類巴金森氏症,培德也沒有可以檢查治療睡眠呼吸中止的任何設備。

法務部把阿扁移送台中監獄違背醫學專業的建議,阿扁現在的醫療處置也不符醫療常規,原先在北榮的治療被中止了,阿扁的情況可能會繼續惡化。

當場我問了獄警,阿扁現在是要算是在監獄還是醫院裏呢?他的一般接見和家屬陪伴,活動原則,飲食治療等等常規,適用目前何種的管理規則或條文?獄警承認拿不出來,事實也不可能有。送台中監獄是拿培德當晃子,現在不在培德裏面也不是培德在治療,那為何送台中監獄,這法律上找不到依據的。整個狀況說穿了就是『政治』考慮,完全是法務部官僚依著馬英九的任性在亂搞,這需要政治力去解決。

『政治』因素卡住了『法律』上阿扁應該有的保外就醫,所以阿扁得不到『醫療』上專業的幫忙。為了救阿扁的命,第一關『政治』上的解決需要民進黨政黨的力量,需要民進黨中央和大老們的政治智慧。

billy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