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去年12月中寫過

台灣新流感疫苗的安全性和衛生署報告中的疑點

在今年1月寫過

衛生署官方數據顯示:台灣H1N1疫苗通報死亡比率為美國10倍!

這篇算是第三篇了。H1N1從去年爆發到現在,大致上第二波已經平息。



會不會有第三波?沒有人知道。在這個時候,我身為一個醫師,認真地來研究一下數據,是很合理也很必要的。 ← 為什麼這句周星星電影『少林足球』的台詞這麼好用呢?

要寫H1N1疫苗的部落格文要格外小心,因為已經有人被衛生署告了。所以,照例要做資料來源宣告, 這篇文章中的所有數字,都來自各國的政府官方網站,聯結如下:

台灣H1N1新型流感疫苗通報不良事件監測摘要 2010-03-02
http://www.h1n1.gov.tw/public/Data/03413381371.pdf
台灣流感疫情監測每日摘要 2010-02-26
http://www.h1n1.gov.tw/public/Data/02261025771.pdf

各國H1N1疫苗安全性監測聯結:
美國:
http://vaers.hhs.gov/resources/h1n1update#top
加拿大:http://www.phac-aspc.gc.ca/alert-alerte/h1n1/vacc/addeve-eng.php
日本:http://www.mhlw.go.jp/shingi/2010/02/s0212-6.html

寫文章的此時衛生署楊署長正宣佈辭職。他任內的功過,恐怕還要等一陣子我們才能清楚的評斷。但是現在卻有幾個驚人的數字,值得大家思考和注意,我寫在Plurk上了:

『其實,是死去的劉小弟弟救了楊署長。因為台灣通報H1N1疫苗注射後死亡個案已經有44人,多於確診台灣死於H1N1病毒的41人,也多於美國注射疫苗後死亡通報42人(他們注射數是我們的10倍)。如果台灣沒有疫苗緩打潮,數字會更可怕。』

台灣H1N1的死亡比率是非常低的,見下表:



表上面還有各國的死亡人數,台灣死於H1N1的是41人,美國是2539人。

注射疫苗有副作用,成本高昂。而流感病毒常常在變種,當變種後之前打的疫苗可能就沒有保護力了。如果流行的病毒死亡率很高,疫苗施打就有其它必要。如果H1N1的死亡率不高,而疫苗不夠安全呢?強制施打的政策還是對的嗎?

在我的噗浪中,有位噗友這樣表示: 『 SAGA說:其實劉小弟不是救了楊署長,而是救了很多台灣小孩。』

如果第三波H1N1真的會來,是否還是有必要全面接種?我覺得每一個階段都要去考慮這個問題。疫苗的安全性變得很重要,特別台灣又是第一次製造疫苗,應該要把安全性上的統計數字和各個先進國家去比較,要放到顯微鏡下去看。


從衛生署和各國的報告中,我整理出了幾張表:

一。疫苗施打數:



由於統計數字有的國家是以配送數,有的國家是以實際接種數來看的,所以在計算的時候分母要分開來看。

二。副作用比率:



如果以配送數來看的話,台灣疫苗的副作用比率不算太高,介於美國和加拿大之間。這是衛生署一直認為台灣疫苗還算安全的最主要理由。

日本是以接種比率來算的,他們比台灣更低

三。嚴重副作用比率:



這個數字就很難看了。
台灣H1N1疫苗嚴重不良副作用比率竟然這麼高,是日,美,加的六到八倍。

四。死亡個案通報比率:



台灣疫苗通報死亡率和美加相比高出約10-16倍,事實上,美國接種疫苗人口是台灣的10倍,結果通報死亡個案數竟然比台灣少!!


不過還好如果以接種數來比的話,只比日本高出一些而已。

五。GBS通報比率:(Guillain-Barre Syndrome 居楊-巴賀症候群)



台灣和世界各國是差不多的。

從這幾個表裏面我們可以看出來,台灣疫苗最大的問題在於通報數字中『嚴重副作用』的比率偏高。至於為何會這樣,是不是搜集資料的方法有異,或是國情不同呢?我相信這些不是太大的問題,因為某些數據是一致的,比方整個副作用的比率,和GBS的比率就差不多。會造成一般副作用的比率不高,但嚴重副作用卻很高的情況,我猜測是品管問題,或是貯藏的問題。大部份疫苗是OK的,但有少部份疫苗變質或受污染,造成了比較多的嚴重副作用。



你可以看到我們的官員,計算流感死亡率的時候,就不會問國情了。新流感個案的死亡率是美國平均的1/5!!衛生署長說值得表揚!

但是照上表四中,我們新流感疫苗注射後的死亡個案,是美國的16倍啊,這點要不要提出檢討呢?你們提到台灣流感死亡率低的時候,可沒有講到是國情不同啊!

如果我們新流感的死亡率這麼低,而疫苗可能的死亡率這麼高,我們是不是該停止施打疫苗??

事實上,社會大眾自已已經做出了抉擇,在劉小弟去世的事件後,台灣的H1N1疫苗已經沒有太多人會去打了。

有一句話值得台灣防疫人員參考:

我們發現,中央政府的官員與顧問中,沒有人是壞蛋;我們認為,任何人都可能做出同樣的決定,包括我們在內。但是,我們希望不二過。

這句話出自下面這篇科學人雜誌的文章,1976年豬流感疫苗事件。這篇文章告訴我們,疫苗政策不一定永遠都是對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illypan 的頭像
billypan

BillyPan's Blog 潘建志醫師

billy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