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心路的午夜,高聳的鋼骨大廈,
站立在貓咪的鬍尖上
輕輕晃動。白色蒸氣從路口
破裂的引擎蓋裏冒出來,凝結飄散。
建築師簡單地死在BMW的座椅上,
安全氣囊暴出下垂如萎頓的陽具。

「我將在這兒展出月球礦石,
卓別林的鞋子和暴龍的下顎。」
雖然他死了,但我們不要忘記,
建築師曾在巨大的工地看版上這樣承諾著:
「我將在這個向世界宣告的巨大建築裏,
羅列茄冬和雀榕,舖滿
清水磚及光纖網路。
我將會展現種種矯飾的創作惡習,
和細密地近乎剝削的工藝技法。
然而這些努力都無關於是否,
要為這個海島中部的新興都市,
創造無謂的記憶,
一切只在形象,燈色,可疑的陰影,
能夠在高速行車之時,每夜每夜,
向著我飛奔而來。」

沒有人感知他的死亡,親如兄弟的市長,
還坐在監獄的斗室中,認真構思,
他們下次會面時可能的辯詰:
「你說的對,我並不只是為了
搶奪土地的巨大利益而被定罪,
我們聯手在地表上劃下界線,
設立郵局,廟宇,和消防栓,
決定人們走路時思考的角度,
做愛時肢體伸展的最大距離,
甚至改變夏天煦煦海風吹拂的方向。
這一切都值得我們忍受,
長年的禁箇和等待宣判死刑的憂慮。
以此回報竊取神祗的權力所得到的快感。」

檳榔櫥窗中的少女,雪白手腕上的割痕,
於建築師死亡的剎那
抽痛了一下下。她猶疑地審視手上的鑽表,
想起他曾從車裏向她說過,
這個獎品給妳。雖然
我們以前不曾見面,以後也不會,
但我必須脫下這表給妳,
讓妳遮蓋手腕上,
年少的悲苦戀情。
不必覺得貴重,因為

我要謝謝妳提供,
如何把紅色的興奮爽快
和綠色姣好的肉體,
融注在一小顆水果裏的秘密。
謝謝妳大量快速而毫不卑微地,
製造過往人們敗德妄想的方法。
我要感謝妳顯示,
如何節制四散幅射的意象,
在沈重而又輕盈的建築夜景中
直探時間流動的本質。

白色的蒸氣,在街角凝結後飄散不見,
建築師死的那夜,沒有任何人知曉。
只有不及享用,酒店裏蒸熟的紅蟳,
舉起帶有蒜味的雙螯向他致意。
都市裏所有的保齡球瓶,
不顧人們的注視,
晃了一圈後同時神秘地倒下。
貓咪因為交通受阻,可以
悠閒過街而快樂地微笑。
螺旋槳小飛機,
靜止在燈火輝煌的夜空中,
不知降落何處。

ps.約MK86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illypan 的頭像
billypan

BillyPan's Blog 潘建志醫師

billy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