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醫黑傑克

﹁每次在半夜裏騎車出來,看到都市裏堆滿紅色垃圾袋的醜陋巷子口,我就有一股自殺的衝動。﹂

小馬騎著50CC的粉紅色小綿羊,載著致超從街道的另一端飆過來。他轉過身去對著致超吼著。到處塞車的都市裏,深夜是稍稍可以緩和沮喪感的時刻,可是小馬卻仍然對糟糕的環境煩悶不已。小綿羊輕柔的引擎排氣聲,隨意地進入兩旁店舖樓上人們的夢境中,變換情節。致超覺得他有責任鼓動小馬的情緒,他說:﹁去找黑傑克店的婉芳,好不好﹖我覺得她對你很有意思哦。﹂

黑傑克就是Black Jack,幾年前很流行的一種電子賭博機器,電腦扮演莊家,按照賭場的規則,和玩家比21點決定勝負。同時可以有五個人一起玩,下注從十元到九百九十九元不等。在職業賭場的玩法是五付牌洗起來一張一張發,所以可以推算下張牌出牌的機率。如果你看過﹁雨人﹂那部電影就知道,自閉症天才達斯汀霍夫曼能夠記下所有的牌而嬴過莊家,這是這種牌戲的取勝之道,不然實在無聊之至。可是電腦就不一樣了,輸嬴完全掌握在CPU的手中,純粹是機率之間的勝負而已。這兩個醫學院的學生也了解,和電腦賭沒有嬴的希望。但是對他們而言,走進媚俗的紫色霓虹燈招牌下賭博時專心致志的氣氛中,實在是脫離虛無心態的唯一方法。

進到店裏小馬就變了,雖然可愛的婉芳妹妹腳被機車壓傷住院沒來上班。他熱情地和熟的賭客開玩笑,講黃色笑話給老闆聽,換了一個人似地。東摸摸西晃晃還打了好一陣子的台灣麻將才老老實實地坐到我們的黑傑克台子前。致超中了大獎,機器發出麥克阿瑟光榮凱旋般雄壯燦爛的軍樂聲。

﹁三個七,有預感會出牌,所以我買了雙倍。﹂致超說。但臉上好像沒有什麼興奮的表情。

﹁還有一次Black Jack會出來,不是正統黑桃黑傑克,應該是紅心。﹂小馬說。

不愧是聰慧的醫學院學生,開出來的牌真的被他料中了,但中的人是對面巷子裏賣珍珠奶茶的女老闆,不是他。可是剛坐上檯子旁的小馬已經因為這次精準的預言而建立起屋子裏的人對他小小的敬畏。沈溺在賭桌旁的賭徒可能一直都在追求這種味道,像賭神電影中的周潤發沒事還莫明其妙地吃著巧克力,小馬在閒適中露出著自信的表情。

﹁你就是來這裏才會cheer up,我說的沒錯吧。黑傑克黑傑克,你知不知道手塚治虫畫的怪醫秦博士原來就叫做怪醫黑傑克,我看你以後走外科,我叫班上同學幫你取新的綽號算了。﹂

﹁好,一句話。如果今天真的讓我中一次正統Black Jack,我就走外科,隨便你們怎麼叫我。﹂小馬豪爽的說。

﹁你們醫學院這麼好混啊﹖半夜還有空出來玩,以後我都不敢帶小孩子去看病了。﹂賣珍珠奶茶的女老闆說。她看起來大概三十幾歲,瘦瘠的臉龐,突出的五官,頭髮還繫了個馬尾。

﹁有把小孩丟在家裏的媽媽,當然也有荒唐的醫科學生。﹂小馬開玩笑的說,因為都是店裏的熟客。﹁我看妳大概不太喜歡和先生在一起。怎麼樣,要不要和我來段小外遇,我身體很壯喔。﹂小馬說。

﹁夭壽死囡仔。﹂老闆娘罵著,臉上露出討厭但其實是興奮的表情。

小馬就是這樣耍酷,在賭博檯子旁,老黑人歌星Nat King Cole的歌聲一樣地悠游自在。

兩個穿著深藍色披風的警官走了進來,像年老的督學先生走進走在上數學的體育課國中教室那麼的必然。小馬和致超正連續地按下黃色發光的按鈕,繼續壓注下一把牌。穿著長披風的警官實在帥氣,他們一會兒探頭看看黑傑克檯子,一會兒看看台灣麻將。最後走到兌換零錢的檯旁。

沒有人回過頭去,因為大家都不想讓老闆尷尬。不知道是誰訂下的規矩,一定要把鈔票包在紅色的紙袋中送過去,結果一件簡單的事情就變得和在報紙社會版新聞看到的那麼戲劇化。

﹁幹!﹂小馬發飆地怪叫了一聲。

賭徒這麼罵平常是理所當然。問題是兩位警官還沒有走。大家怔怔地望著他。

﹁二十一點還被莊家黑傑克吃掉,這種生意做的下去嗎﹖﹂小馬自顧自的解釋。

兩個警官還沒有聽過這麼妙的諷刺,他們在懷疑的心態中摸摸冰冷的鼻尖走了。

﹁你膽子真大,小馬,警官在收紅包時你可能是全台灣唯一一個敢在旁邊冊幹六譙的大學生了。﹂賣泡沫紅茶的女老闆娘說。

雄壯的軍樂聲響起,鮮紅色的燈泡隨著音樂明滅。致超這一把牌又嬴了三千塊,小馬輸快一萬,這個月的生活費已經沒有著落,可是他興緻仍然很高:﹁誰有空,到對面買一百塊雙子星來振奮一下心情,嬴了Black Jack給他吃紅!﹂

雙子星是賣檳榔的噱頭之一。把兩顆小檳榔用一片葉子包捲起來,有人還喜歡在上面灑些鹽。人們在這種吃一吃血盆大口啐出來的水果上發揮創意,紅灰菁仔包葉雙剖雙子星等等各式各樣奇特的花招,鑲在明亮巨大閃爍的招牌上,往往是深夜的街頭裏唯一可見的風景。

﹁哇,正統的!﹂壯盛的軍樂聲又響起,比剛剛幾次還要強烈,整個雪亮的巨大金屬機台都微微震動了起來。這一次又不是小馬。是他旁邊一直默不出聲看似上班族的中年人。小馬有些動搖了,故作瀟灑的表情轉成冷酷,按鈕押注的指尖冰冷軟弱起來。已經三十幾把了,運氣不該那麼背。他急切的按鈕下大注,想中大獎翻身把剛剛輸的都嬴回來。

﹁小馬。﹂致超有些不安地叫他:﹁你說設計這種賭博電腦程式的人會不會推測我們的心理,先是讓大家都嚐了甜頭,捨不得走,再慢慢地一點一點的嬴我們。偶而輪流地挑一個人中一下,等到開始增加賭金想翻本時就死不出牌,把本錢吃光,好迎接下一個客人。你說,有沒有可能﹖﹂

﹁那有這麼厲害的機器,你是輸怕了是不是﹖你來玩,老是嬴的話,那老闆吃什麼﹖檯子有一定的賠率,大家各憑本事嘛。﹂小馬說。

黑傑克檯子很久沒有音樂聲響起。電腦影像美女以電子合成語音道聲GoodLuck開始一張一張地把牌發下去,紅心五黑桃七方塊老九。不管有沒有人玩,只要電源開著,她就會永無止盡的發牌。沒有感情,不會有誤差,在聲光沸騰的中獎慶賀之下悄悄地榨光賭客口袋裏的每一張鈔票。

﹁在檯子裏面,到底是什麼東西﹖﹂小馬交叉著雙手,吐出一口煙,看著機器扔給他的一手爛牌。

怎麼可能那裏冒出一個賭客能給他答案,如果他真的是個沈溺在賭博中的人的話。愛斯基摩人就那樣默默地看七彩的極光,也沒有人舉著牌子繞著小小的北極圈中心遊行抗議過。

致超對小馬說:﹁學校退學的通知已經寄到我家裏了,不知道徵兵的單子什麼時候會下來。﹂

他真的不知道。北極的企鵝晃了好久誰也沒有去想過極光的問題,胖胖的還不是混了好幾萬年。

在漫畫裏,怪醫黑傑克,一輩子連張醫學執照也沒弄到,更不要說台灣什麼可笑的高考專技了。被卡車撞得爛爛的,從子宮莫名其妙生下的畸型腫瘤,其至連解剖學也弄不清楚的外星人,只要有錢,他就動刀,保證把病人救活起來。全民健保碰到他簡直成了荒謬的笑話,手塚治虫把他塑造成一個唯利是圖的密醫,其實是想要用一種酷得翻過來的筆法去隱藏怪醫黑傑克那顆想燃燒盡生命救贖所有人類極盡的熱忱。那種感動,藏匿在每一個醫學生和醫師內心的最隱密的角落。可是太濫俗噁心了,沒有人敢冒被屈辱的危險,把它表露出來。

﹁這樣也好,我看你本來就不適合當醫師。﹂小馬說。﹁那些重修了三四次,還糾纏不清的大體解剖微生物病理你終於可以擺脫掉了。到軍隊裏休息個二年,研究怎麼炒股票和房地產也不錯啊。﹂

強大的軍樂聲再一次放送出來,這次換致超,正統黑傑克,雄渾的低音喇叭,高昂的軍號,鐵琴清脆的叮噹聲,好像走進遊行隊伍裏,儀隊指揮金黃色的肩穗在陽光之下飛揚晃動。

小馬完全變回出門時的憂鬱神情了。雙肩垂下,兩隻手無力地交叉在胸前。心裏像被一船遠洋冷凍鮪魚那樣沈沈的寒冷壓住。電腦螢幕上樸克牌翻過來那一剎那接近0.6秒左右的時間中他會微微心跳一下。就為了這種微不足道的興奮所以留在這裏嗎﹖小馬不曉得。

﹁說是在這裏窮混沒什麼意思,現在要說Bye-Bye了,真得捨不得。﹂致超盯著牌,面無表情的說。

小馬背過身子來環視著這家店面,第一代國產旳娃娃機,發出吆喝聲的快打旋風。沒有掛鐘,所以不知道是深夜幾點。左邊下巴長者一顆黑痣的老板坐在櫃台後面打著盹,空氣中充滿廉價芳香劑的味道。地板上一隻紅色電鍋蓋子咕嚕嚕地跳動著,是店裏習慣準備蒸起來給賭客當宵夜的包子。

他想以後沒法子踏進這家店了。要面對失去朋友,一個和他以吃喝淘玩,打屁瞎掰來渡過這幾年沈重的課業壓力和挫折打擊的朋友。要承受這樣的事實,除了在賭博檯子旁徹底的失魂落魄,就是下定決心,永遠離開這裏吧。

漂亮的女孩從畫面中浮現出來。﹁小馬﹂她叫著,是婉芳。她的膝蓋上貼著大塊的白色紗布,緩緩地走過來。深咖啡色的窄裙,鵝黃色圓領衫。她那樣對著小馬燦爛的笑著,讓人覺得不管受了什麼傷,十九歲都是唯一值得活著的年紀。

小馬從高腳椅上滑下來,走到她的面前。以一個經驗老道的外科資深醫師的姿勢蹲下來,解開紗布,看著那道淡紫色,做完關節鏡留下的小小傷口。他知道自己十年以後就是這付架勢,但是他萍水相逢的年輕小戀人可能早就不知去向。婉芳乖巧地伸著瘦弱單薄的右腿讓他仔細端詳,就像對待真正的醫師那樣的順從。

沒有別的更好的時機了,黑傑克檯子通靈似地為小馬熱烈地放送出中大獎的旋律。

那是最後一次,完美的旋律。

黑傑克賭博檯子現在已經被取締消失殆盡,但是不斷有新進口的各式電子賭具在街頭流行著。怪醫黑傑克重新宣傳發行,每一個醫科學生都會買回去宿舍看。但是已經沒有人會再像手塚治虫一樣逃出醫學院變成漫畫之神了。七年的求醫生涯實在平凡而艱辛,但是我猜現在的小馬,在開刀房閒下來抽煙,無意間讀到我這篇主題不明的小說時,會喜歡我把他停格在那個畫面裏。


ps.大概是民國80年左右的作品。小馬這個人真實地存在,據說已經當了馬祖醫院的院長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illypan 的頭像
billypan

BillyPan's Blog 潘建志醫師

billy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